<code id="q5hb1"></code>

            人物特寫

            副會長單位--深圳市第二人民醫院院長蔡志明


            深耕特區醫療事業33年,蔡志明說,自己無愧于這個偉大的城市。

            84年的夏天,踩著破單車騎了400多公里路來到深圳的蔡志明,心中滿滿的是對特區朝氣蓬勃的想象。而深圳,亦沒有辜負他。經過了最初的艱苦條件考驗后,蔡志明穩扎穩打積累起一身的技術。站在醫療事業奮斗最前線的他,帶領精兵強將不斷攻堅科研難題,亦引領三大綜合醫院在技術和管理制度上不斷突破創新,為深圳的醫療界帶來了一個又一個可喜的變化。

            蔡志明的人生軌跡,便是深圳精神最好的注腳。

            2015年4月,蔡志明在市二醫院實驗室工作時留影。

            深圳經濟特區醫療領域辛勤耕耘33年,我獲得過無數的贊譽和榮耀。許多人曾問我秘訣是什么,我總結了“一句話”和“三個堅持”:幾十年只做一件事——堅持做醫生從不“跳槽”;堅持帶學生樂此不疲;堅持做學問心如止水。正是這份堅持,讓我伴隨著經濟特區的發展穩步前行,為這座活力勃發的城市書寫一頁獨特的篇章。

            雖然報紙只有一頁,但我卻被上面刊載的文章深深吸引,文中“時間就是金錢,效率就是生命”的句子讓我過目難忘——那是我第一次知道深圳經濟特區,第一次知道它正在一日千里地成長著

            翻山越嶺兩天半“騎”到特區

            1984年的夏天對別人而言可能沒什么不同,對我而言卻意義重大。因為就在那年,我懷揣著大學畢業分配證明,獨自騎著一輛破舊單車,從汕頭一路顛簸了400多公里,終于來到祖國改革開放的試驗田,從此開始了我迄今30余年求職求知、求精求進的行醫旅程。

            和多數同齡人一樣,我高中畢業后當過工人也做過老師,在知青隊伍中磨練6年后重返校園,在汕頭大學攻讀醫學專業。那時的我求知若渴,經常泡在圖書館里。一次偶然機會,我在報刊陳列架上意外發現了一份新報紙,版頭五個大字十分醒目:深圳特區報。雖然報紙只有一頁,但我卻被上面刊載的文章深深吸引,文中“時間就是金錢,效率就是生命”的句子讓我過目難忘——那是我第一次知道深圳經濟特區,第一次知道它正在一日千里地成長著。那篇文章在我心里埋下一顆火種,在青春的分岔口指引我踏上一條不平凡的路。

            轉眼到了畢業季,憑借著大學期間的優異表現,我獲得了留校機會。但我一心想著來深圳闖蕩,所以毫不猶豫地放棄了。當時我們年級有幾百人,而能來深圳的名額只有3個,我有幸成為其中之一。

            在那個年代,連接汕頭和深圳的不是平坦公路,而是崎嶇的山路。另外兩個分配到深圳的同學家境都比我好,他們坐著大巴車來;只有我一個人是提前托運了裝滿家當的大木箱,踩著一部破舊單車來的。

            我一路上翻山越嶺,走走停停,整整花了兩天半的時間。7月份的天氣變幻莫測——有時候烈日炎炎,我就一手撐傘遮陽,一手扶著車把艱難騎行;到達惠陽淡水時又突然遭遇洪水,我只好投宿民宅,沒想到吃壞了肚子。好不容易來到深圳,第一件事不是給別人看病,而是去羅湖醫院的東門門診部給自己抓藥。


            1984年,蔡志明大學畢業來到深圳。

            做飯、上洗手間大家都是輪流來,晚上下班后我們就湊在一起聊聊天?,F在回想起來,那時候條件雖然艱苦,但是生活卻十分熱鬧充實

            12年見證市婦幼保健院的初創期

            我懷著滿腔激情來到深圳,但是深圳給我印象卻遠沒心中幻想的那么美好。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深圳市婦幼保健院做醫生。當時的深圳市婦幼保健院還在人民北路的一棟小樓里,不僅設備少,人手也不足。醫院每天都有很多人來看病、生小孩,但是我們只有三種常規設備:X光機、B超機、顯微鏡;后來我們建起了市婦兒醫院,科里只有3名醫生,根本無法明確分工——無論是門診、會診、急診,還是值夜班、做手術、查病房,都由我們三個人包辦。像處理婦女乳腺腫瘤、剪舌系帶、小兒包皮等手術,我們在門診就做了。

            剛到醫院時沒地方住,和我一起分配來的兩個同學就去外面住賓館,我為了省錢就留在醫院“打游擊”——辦公室、放射科、診療室我都住過。3個月后,醫院宿舍空出一個床位,我就搬了過去。我清楚地記得,那間小宿舍里擠著3張兩層鐵床,除了我還住著兩名司機和兩名廚師。我們隔壁住著剛調來的副院長一家人,包括他的夫人和兩個孩子,條件也并不比我們好。

            后來醫院在黃貝嶺給我們租了一套三室一廳的房子,里面滿滿當當地住了4戶人家。那時我剛剛結婚,分到其中一間大約8平方米的房間,里面只放得下一張床和一些衣服。做飯、上洗手間大家都是輪流來,晚上下班后我們就湊在一起聊聊天?,F在回想起來,那時候條件雖然艱苦,但是生活卻十分熱鬧充實。

            我在市婦幼保健院和市婦兒醫院一共工作了12年,雖然一直忙碌,但是我始終沒有忘記充實自己。1985年,我到上海進修了一年;1989年,我到中山大學攻讀泌尿外科的碩士和博士學位,用4年的時間迅速完成了6年的學業。

            1993年,我站在更高的技術和學術高度重返工作一線,這時候深圳市婦幼保健院已經搬到現在的紅荔路上,醫生的待遇也開始逐漸提高。不久,我就迎來了職業生涯上的一個重要轉折,從此開啟了21年擔任醫院院長的職業歷程。


            2012年2月,蔡志明(后排左三)見證深圳市第二人民醫院與華大基因率先簽約開展唐氏綜合征篩查。

            靠著跨越式的發展和穩打穩扎的技術積累,羅湖醫院脫胎換骨,在全市的區級醫院里名列前茅

            “四兩撥千斤”讓羅湖醫院重整旗鼓

            1957年建成的羅湖醫院算是經濟特區醫療界的“元老”,但長久以來設施配備老舊,醫療環境欠佳,是全市比較落后的一家“二甲”醫院。1995年底,羅湖醫院公開招聘院長,希望招攬一名學歷高、視野廣的人才帶領醫院重整旗鼓。當時有很多人反對我離開,他們說:“你學歷這么高,怎么能到那樣一個又偏僻又落后醫院去呢?”可我認為羅湖醫院是一個大有可為的地方,而且羅湖區的區長也很信任我,于是就毅然決然地接受了挑戰。

            上任第一天,我就帶領一幫人到醫院各樓層去通廁所,把衛生環境建設搞起來。當時羅湖區的領導來醫院暗訪,被這個小細節深深打動,他感慨道:“羅湖醫院有希望了!”

            后來,區里各部門領導來羅湖醫院現場辦公,提出要給我們撥款100萬元,幫助醫院的建設上一個新臺階。我說這筆錢太少了,領導驚訝地反問我:“這還少???這是我們迄今為止能撥出的最大一筆款項了?!蔽荫R上提出了自己的想法:由羅湖醫院去向銀行貸一大筆款,而這100萬元則作為貸款利息。他聽了馬上稱贊:“這個想法好,四兩撥千斤!”

            就這樣,由羅湖區投資管理公司擔保,羅湖區政府貼息,羅湖醫院成功向銀行貸了3000萬元。利用這筆錢,我把羅湖醫院上上下下進行了重新裝修,購置了彩超、CT以及其他一些大型設備。此外,我還廣納賢才,包括返聘18名很有分量的老醫生,利用他們的經驗把羅湖醫院的各學科搞得有聲有色,特別是微創外科、肝病中心、生殖中心更是讓羅湖醫院蜚聲遐邇。


            2010年4月,蔡志明和美國著名專家克雷格·文特爾合影

            特色??茷榱_湖醫院迎來春天

            傳統的“大開刀”手術不僅動作大,而且病人恢復慢、出血多,缺點顯而易見。隨著技術的進步,“微創化”成了世界臨床醫學發展的大趨勢。我來到羅湖醫院不久,就成立了微創外科中心,由我擔任臨床主任。

            我們做的影響最大的一臺手術,就是為“活雷鋒”陳觀玉切除膽囊。當天,我們使用直徑2.7毫米的腹腔鏡,從早晨7點開始手術,歷時1小時完成,總共取出96顆結石。到了下午,陳觀玉就能在攙扶下去探望別的病人了。這場手術讓我們的微創外科出了名,不僅全城媒體爭相報道,許多病人也紛紛慕名而來。

            我們再接再厲,嘗試用胸腔鏡切斷胸交感神經,以此治愈在青少年中十分常見的“手汗癥”。為了學習這個技術,我們專門到香港去“取經”。當時有一位領導不相信我們的技術,剛好他小孩有“手汗癥”。我就向他打包票:“你帶孩子來,我們保證手術完馬上就好?!笔中g前,他摸了摸孩子的手,又濕又冷;我們切完神經,他再一摸孩子的手,居然馬上變得又干又暖了。

            立竿見影的效果不脛而走,全國各地被“手汗癥”困擾的患者都想來我們醫院手術。那時做這樣一次手術大約需要8000元,我們只收6000元,節省下來2000元給病人買機票和提供住宿。很快,我們的“手汗癥”病例數就積累到全球第一。

            此外,我們成立了肝病中心,由國內知名的腫瘤治療專家徐克成教授擔任主任;還成立了生殖中心,使羅湖醫院成為經濟特區第一批成功誕生試管嬰兒的醫院之一??恐缭绞降陌l展和穩打穩扎的技術積累,羅湖醫院脫胎換骨,在全市的區級醫院里名列前茅。

            把醫療教學科研作為“機體”,把健康產業和后勤社會化作為“兩翼”,讓醫院這架大型飛機在浩瀚的天際扶搖直上

            “一體兩翼”支持北大醫院躋身一流

            1999年底,深圳市中心醫院(后更名為北京大學深圳醫院,簡稱北大醫院)建成,面向社會公開招聘院長。我以面試筆試第一的成績脫穎而出,成為北大醫院的第一任院長。面對當時還是一張白紙的北大醫院,我走馬上任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思考如何在這張白紙上描繪最美好的圖畫。

            為了讓它迅速做好做大,我們在市委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引入名校力量,使北大醫院成為北京大學第一個異地辦醫成功的案例;為了更好地為病人服務,我大力支持發展健康產業,不僅在醫院成立了大型的體檢中心、特診中心和特診病房,還帶領醫療隊伍走進企業普及亞健康知識;為了節約成本和提高效率,我率先推動“醫院后勤社會化”,把物業、安保、餐飲、服務都外包給專業公司去做,這項制度改革后來獲得了國家醫院創新獎。

            在北大醫院任職期間,我一如既往地重視科研攻關,除了打造全市第一家廣東省生殖與遺傳重點實驗室外,我們還在深圳市科技創新委員會的支持和資助下,孕育了全市第一個生物樣本庫。建立生物樣本庫,是一項“前人種樹,后人乘涼”的基礎性工作,需要精心的積累和漫長的等待。但是每一份存留下來的腫瘤標本、血、尿、糞等樣本,都是人類珍惜的遺傳資源,能為醫學科研的發展做出重要貢獻。

            那時,北大醫院婦產科和市衛生部門合作籌建了“宮頸癌早期篩選中心”,為大量適齡婦女做宮頸刮片、宮頸活檢、陰道鏡等檢查,檢查標本全都存留下來。最后光宮頸標本就達到100多萬例,其中呈陽性的就有好幾萬例。我們還從克利夫蘭引進全美排名前三的產科主任Ballens博士,為深圳的婦女做腫瘤普查,他后來獲得了由總理親自頒發的“中國友誼獎”。

            我在帶領北大醫院迅猛發展的12年間不斷摸索,創新性地提出了“一體兩翼”的醫院管理模式,即把醫療教學科研作為“機體”,把健康產業和后勤社會化作為“兩翼”,讓醫院這架大型飛機在浩瀚的天際扶搖直上。2006年,“一體兩翼”獲得了廣東省科技進步獎和深圳市科技創新獎。


            2014年12月18日,許勤市長(右一)為蔡志明(左一)頒發“市長獎”。

            經過幾年努力,二院拿到了80多個國家級、省級、市級的創新載體。這是什么概念呢?相當于好幾個一般醫院相加的總和

            讓“一滴尿驗癌”不再遙遠

            2010年,我在北大深圳醫院任職期滿,輪崗來到深圳市第二人民醫院(簡稱二院)。我剛到任的時候,二院在全市的三甲醫院里還算相對落后。我決心繼續秉承“科技興院”的精神,人才、學科、設備“三管齊下”讓二院更上層樓。

            經過幾年努力,二院拿到了80多個國家級、省級、市級的創新載體。這是什么概念呢?相當于好幾個一般醫院相加的總和。其中,光我們的泌尿外科門口就掛著10塊創新載體的牌匾。除了泌尿外科,我們的骨科擁有6個???,是國家重點學科;我們的神經外科,也是全市乃至全國馳名;此外,傳統的優勢學科,如血液科、燒傷科和康復科,也都在穩步發展和提升。

            在二院期間,我個人也在不斷地帶領科研團隊創新突破。當時,我負責為國際頂尖科學雜志《自然遺傳》(Nature Genetics)審稿,一個特殊的基因引起了我的注意。我發現它在卵巢癌、腦瘤、肝癌里的突變的頻率比較高,于是立刻在大數據庫中進一步篩查。結果我們發現,這個基因在輸尿管癌、腎盂癌、膀胱癌中的突變頻率非常高,而在腎癌、前列腺癌、尿道癌中的突變頻率很低甚至沒有——這意味著用這個基因來篩查尿路上皮癌是很準確的。

            很快,世界權威醫學刊物《歐洲泌尿外科學雜志》將我們的這一重大發現作為封面文章發表出來,同時刊載的還有另外兩個國家相同的科學發現。緊接著,我們的團隊注冊了6個中國發明專利和1個國際發明專利,并研制出以這個基因為主的多基因、多靶點生物傳感復合芯片。

            目前,初步實驗表明,用復合靶標檢測膀胱癌的精準度是最高的。我希望在不久的將來,我們每個人口袋里都能有這樣一個簡單操作的儀器,只要滴一滴尿在上面,就能知道自己有沒有患膀胱癌。下一步,我們還有望將“一滴尿驗癌”的范圍擴大到整個泌尿生殖系統甚至全身。

            “異種器官移植”點燃生命之光

            我在二院牽頭做的另外一件大事就是異種器官移植。我從事基因研究已經20多年,對于異種器官移植技術的重大意義深有感觸。舉個簡單的例子,我國每年大約有30萬人需要做腎移植手術,可是真正能夠走上手術臺的只有不到5000人,也就是說每年有25萬等待腎移植的病人只能在死亡的邊緣掙扎。如果對這些人進行異種器官移植,那么為社會帶來的價值將不可估量。

            在所有動物之中,豬的器官與我們人類最匹配;而且一頭成年母豬一年可以生產2次,一次可以生12到16個豬仔,無論從可操作性還是從性價比來說,都是異種器官移植的最佳選擇。由于市領導的大力支持,深汕特別合作區給了我們兩塊地,一塊用作建設科研園區,一塊用作豬的養殖,我們計劃養3萬到5萬頭豬。

            我們這個世界級的科研攻關團隊現階段取得的最大成果,是在全球范圍內率先研制出可為人類移植的“豬角膜”,并成功做了70多例移植手術,被英國BBC評選為“中國五大科學工程”之一。如今,我們團隊正在與美國、日本等國的專家合作改造豬的胰島,未來有望讓糖尿病人徹底擺脫困擾。未來我們還計劃改造豬的腎臟、肝臟等器官,為全球數以千萬計的病人帶來重生的希望。

            這項技術的前景雖然無限光明,但是我們的團隊也面臨著巨大的科學挑戰。在異種器官移植之前,我們首先要通過基因改造將豬的器官“人源化”,解決異種器官的急性和慢性排異問題,延長異種器官的使用壽命,解決異種器官的病毒感染問題。想要攻克這些難題,需要全社會的支持和投入,單靠政府的力量是遠遠不夠。所以,我們打算為這個項目成立專項基金,也呼吁社會各界有識之士為人類的生命健康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。

            2016年1月,我離開了堅守21年的醫院院長崗位。在宣布正式卸任之前,我給自己剃了一個光頭,意為:新的生活,從頭開始!如今,我仍然保持工作幾十年養成的學習和工作習慣,早上7點出門,晚上10點回家。因為流逝的歲月只改變了我的年齡、崗位和職務,卻不能動搖我對事業的不息追求。


            你問我什么時候退休?我的答案是不需要退休,因為我的心還年輕,我還能做很多事。你問我什么最讓我自豪?我的答案是從頂著艷陽、冒著風雨來到經濟特區的那天起,我工作的每一天都盡心盡力,我敢說:作為一名經濟特區的普通建設者,我無愧于這座偉大的城市!

            ——蔡志明


            注:蔡志明,1956年11月出生于廣東省揭西縣,醫學博士、管理學博士,博士生導師,外科主任醫師,國家泌尿男性生殖系腫瘤研究中心副主任,國家地方聯合腫瘤基因組臨床應用關鍵技術工程實驗室主任,廣東省泌尿外科重點學科帶頭人,深圳大學泌尿生殖研究所所長。扎根深圳33年間,先后在深圳市羅湖醫院、北京大學深圳醫院、深圳市第二人民醫院三家大型綜合性醫院擔任院長21年;獲全國先進工作者、全國“五一”勞動獎章、全國優秀院長、國家級領軍人才、鵬城杰出人才、福田區杰出人才、中國醫院管理創新獎、中國產學研結合創新獎、廣東省抗“非典”二等功、廣東省自然科學一等獎、深圳市自然科學一等獎、深圳市科學技術獎“市長獎”等榮譽。

            上一篇:沒有了

            下一篇:沒有了

            澳门赌博技巧,真人线上赌博,真钱赌博开户,澳门网络赌博网址-出价网